人生所谓大事,不过那几样而已。

当你逐渐一一完成的时候,伴随着父母家人脸上的喜悦,也标志着你越来越需要独立地面对今后的生活。

这个周末,有幸作为他们的证婚人,见证他们 13 年来的幸福画上完美的答案。

虽然并非亲兄弟,但已胜似亲兄弟般的感情,彼此自小至大的默契,让我看到他们在幸福门下执手走过的时候,还是倍感欣慰,也许是等了这一刻许久,也许是很多人都等了这一刻许久。

跟仲平儿时的生活不像如今这般繁华,更没有如今的杂糅。一滩泥,两只笔,三根树枝,四个圈圈,就能玩一整天,编故事捋情节更为拿手。7 年的年龄差距并没有任何的隔阂与间隙,从他出生到现在一直是这样。

只是从我高中开始,相聚的时间就少了许多,彼时还不似如今有许多方式可以交心,只能等假期安排完学业的事情,找点时间找回以前的乐子。大学以后,因为不在一个城市,相交更是稀少,工作之后,成家立业,加上仲平恰逢学业钻研之际,沟通的时间更是难求。

所幸这些都没有成为什么阻碍,也许这就是血脉相连吧,不管多远,都似相面。

而很多话,其实在社交工具上说的反而比相见时更多,也许是惜字如金,也许是只有通过通讯工具聊过的东西,才能随时翻出来回味吧。

昨天的证婚发言,也是梳理了很久,措了些辞,符合情境之外也注入了对他们的真心祝福,所幸发挥正常,表现不错,也算是没有辜负。

今后的日子,定是闪闪发光的。

唯一的遗憾,或许就是因为太忙,没来得及跟仲平再拍一张合影。

无妨,当我们今日肩并肩走在熟悉的道路和陌生的阳光下的时候,担子更重了些,彼此也更加默契了一些。

还去了那片地方。

一人多高的玉米杆,一人多高的狗尾草。

两块青石板,一方馒头土。

他就静静地躺在那里,那片我曾经多么熟悉的土地。

如今的伤心之地。

我去这个地方次数很少,因为我不想告诉自己他就在那里,我只相信他在我梦里,是的,梦里的他生活的真的很好。

或者说他一直都在梦里告诉我他现在很好。

当母亲缓缓念出那段话的时候,心头一酸,眼泪打转,不想知道现实,却又不得不回到现实。

没人知道我的眼泪。

除了那嘤嘤作响的恼人的蚊虫。

我和仲平都很挂念他,向来都是,无论走得多远都是。

过去如此,现在如此,将来也如此。

所以当仲平希望我陪他一起去的时候,我知道我应该去。

因为这是人生大事。

人生不过就是这么几件事情组成的,中间的空白需要我们去慢慢体会和编排而已。

至于大事,到底有多大,多大的事才算真正的大事,相信每个人心底都有自己的答案。

有些事在别人眼里是顶天的大事,但在我心里或许只是微不足道的。

也有许多别人不屑的事情,于我来说就是人生大事。

将来不知道会面对什么,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生大事,我知道,或者我们知道,都要欣然面对。累与苦的开始,就伴随着它们结束的倒计时,而之后的幸福与甘甜,才是我们要的答案。

人,就站在阳光下,望着天,望着云,望着风,望着雨。

生,就光明磊落,问心无愧。

大,就把心脏练的大一些,再大一些。

事,就没什么解决不了的。